看到我请叫我更文

过气渣写手,请疯狂的向我安利灿勋,向着灿勋tag的太太冲鸭!

【灿勋】到底谁是gay?

# @彳 莯 小可爱的点文请接收#
#腐男×腐男#
#当吃勋兴的灿和吃灿白的勋碰上蛋白#
#全文逗比沙雕向#
#文不对题系列#
—————————————————————

前记:这是一个拆cp不成反凑成cp的故事


—————————————————————

朴灿烈这20年来从未告诉过其他人他是个腐男的事实,腐男是什么,是珍宝啊,这年头腐女一抓一大把,腐男可谓是百里挑一都不一定的有的。所以,朴灿烈虽然是个珍宝,但也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一个人死守这秘密这么多年真是太不容易了。他想说又不敢告诉别人,天知道像边伯贤那样的人知道的话会怎么嘲笑他。

朴灿烈最近饭上了一对新cp。是一年级新生吴世勋和三年级学长张艺兴,两人常在一起说说笑笑,妹子们将两人组成勋兴cp,短短一个月人气就与灿白cp并列第一。

你说也是,勋兴多美好,又是一起吃饭一起回家,又是说说笑笑上台送花,还一起喂饭一起练舞!我的腐男心啊!你再看看那些姑娘是瞎了吗他明明和边伯贤什么都没有怎么就组成了灿白cp,啧啧啧。

咳,不对,跑题了。

朴灿烈是个论坛大咖,他不仅发论坛他还特别活跃。最为一个饭勋兴cp的人,朴大咖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各种帖子里搜集图片,然后再分析发帖,他的每个贴都被加精了。哦对了他还是个文手,写得勋兴那是要多甜有多甜,众多妹子评论要被甜掉牙了,粉丝也是占了这个学校的一半。

你要问为什么是一半?
因为另一半被吴世勋收走了。

别看吴世勋是个新生,他可是很早就从同学那里认识边伯贤和朴灿烈,粉得第一对cp就是灿白。

没错,吴世勋也是个腐男。还记得高三的时候他本来是个本本分分的三好学生,不知哪个腐女妹子放了本脆皮鸭小说在他抽屉,就一并装回家了。

写完作业的吴学霸也没事做也就随手看了看,谁知这一看就停不下来了。但也不好意思找人家姑娘要,只是每次回班都能看见班上的人在争着隔壁大学灿白的照片。吴世勋无意捡起了一张掉在地上的照片。看了一眼。

哦天啊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吴世勋拿着照片盯了半天没回神,旁边一姑娘凑过来。

“诶班长你也对他们感兴趣啊,没看出来嘛”
吴世勋有点害羞,说话开始结结巴巴
“不…不是,我没…没有”
姑娘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搭上吴世勋的肩
“班长别害羞啊,吃我灿白大cp,来来来,看在你是是班长的份上,这几本灿白小说你拿去看,哦对对对,我这还有几张照片你等等哈”

吴世勋有些懵得看着眼前的姑娘一大把一大把地往他怀里塞灿白的东西,虽然觉得太多了但也不太好意思说。只得抱着一堆东西回座位。

吴世勋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是不粉,回家一个人闷房间里全部看完了,隔天就爱灿白爱到不可自拔。

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嘴巴,第二天吴世勋前脚刚跨进班里,后脚女生就全涌到他身边给他安利灿白。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病娇小受忠犬攻,青涩校园,甜的虐的。

等吴世勋又抱着一堆灿白回去的时候,他深感到灿白粉的强大,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去灿白在的那所大学,幸运的是他邻居张艺兴也在那所大学,在张艺兴的帮助下,吴世勋成功考进那所大学。

上面说到论坛,吴世勋也是一位大咖,并且咖位丝毫不弱于朴灿烈。他也是挖些图片当个显微镜男孩,不同于朴灿烈的是,吴世勋是个画手,画出来的灿白都特别真实而且特别好看!各种各样的都有,什么清纯校园风的,血族和狼人的爱恨纠葛,娱乐圈的等等。只要你说设定,没有吴世勋画不出来的!

吴世勋就纳闷了,他明明和艺兴哥只是好朋友兼多年邻居的关系怎么就别组成cp了?你们看看灿白啊,小打小闹相亲相爱,饭什么勋兴啊饭灿白啊。

就这样,整个大学被三种人占据着
一种是由朴灿烈带头的勋兴饭
一种是由吴世勋带头的灿白饭
剩下一种是不明情况的少数人,要说带头者…边伯贤和张艺兴算吗?

—————————————————————

朴灿烈和吴世勋的初遇非常搞笑又玛丽苏。

那天吴世勋的社团正好没活动,瞎打扮了一下便带着他的手机尾随灿白试图拍一些好图片当素材,朴灿烈身为一个视力5.3的当然看见有人在后面跟随着。他倒要看看对家的人每天都在拍些什么。

“边伯贤,你先回宿舍吧”
“怎么,你不回去了?”
“我有点事,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就跟上”
“行”

那头吴世勋还在暗喜,今晚可以素材肝图了,这头朴灿烈就朝那个角落走去。

等会不是,朴灿烈怎么朝自己走过来了。

吴世勋还来不及逃便被人抓住手腕压在墙上,手机也被夺走,急忙低下头,朴灿烈独有的低音在吴世勋耳边炸开。

“抬头”

吴世勋不情不愿地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朴灿烈没来由的喜欢。朴灿烈要伸手摘下吴世勋的口罩和帽子,被吴世勋躲过了。

我饭的cp的其中一个现在就在我眼前,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朴灿烈也没有追究,倒是随意翻起了吴世勋手机相册,手指一滑便翻到了吴世勋和张艺兴的自拍,眼睛一亮。

“朋友你也饭勋兴啊,我跟你说…”
吴世勋一急也不顾帽子口罩,伸手就扑过去抢手机。恰好帽子被风吹掉,吴世勋整个人倒在朴灿烈身上,半张脸被朴灿烈看清,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你…你…你”
朴灿烈你半天也没你出个啥来,吴世勋趁机夺过手机捡起帽子一溜烟跑了,却不知此情此景被人拍下。

第二天论坛热点成了
#原来灿勋才是王道#
从此学校有了第四种人,灿勋粉。

朴灿烈看着手机有点烦躁,这都什么啊,昨天的真是吴世勋?完了完了,我昨天给他印象这么差以后还怎么套近乎啊。

这边吴世勋郁闷地趴在课桌上。软软地喊着张艺兴。
“哥…”
“恩?怎么了世勋?”
“你说怎么办啊?”

说着吴世勋指了指屏幕的灿勋二字,张艺兴一看就笑了,伸手揉了揉吴世勋的头

“没事,顺其自然就好了”
“对了世勋,下午带你去认识一下我社团的朋友”
“恩”

吴世勋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再看论坛头条已然变成#勋兴摸头杀!#,还配了一张张艺兴笑着揉他的照片。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灿白为什么不撒粮啊啊啊啊啊啊。

吴世勋临近崩溃边缘,他发现自从他进学校以后灿白的粮就非常少了,吴世勋想起什么又打起精神。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自己画了。

吴世勋已经在脑中打好了草稿,到下午也就吃个饭的时间。当吴世勋看到张艺兴的朋友就是灿白的时候回想起昨天他有点想哭。

完蛋了,这么尴尬不知道还能不能挖出什么料。

简单介绍过会边伯贤提议晚上去烤肉店,朴灿烈和吴世勋各怀心思也就随着他去了。路上张艺兴和边伯贤倒是聊得挺开心,吴世勋则想着怎么挖灿白粮,朴灿烈则想着怎么挖勋兴粮,各自沉默不语低头沉思,再次抬头眼前哪里还有张艺兴和边伯贤的影子。

“呃…灿烈哥…?”
吴世勋小心翼翼地喊着,深怕人还记得昨天的事把自己大卸八块。
“啊?”
“我先打电话给艺兴哥问问他们在哪吧”
“好”

又是一片寂静。
可不,饭得cp里另一个人都走了,还想什么。

“他们说他们已经到了,哥我们也过去吧”
吴世勋朝朴灿烈晃晃手中的手机。
“恩”

朴灿烈发誓他绝对不知道边伯贤三杯倒,还耍酒疯,吴世勋发誓他一点都不想看到边伯贤抱着他艺兴哥不撒手。

这是天都要拦我饭cp啊!

朴灿烈给吴世勋使了个眼神,吴世勋立马会意,拉着张艺兴就要走,朴灿烈拉着边伯贤,奈何发了酒疯的边伯贤力气太大,怎么拽也没用,甩开朴灿烈撞开吴世勋牵起张艺兴的手也不管后面两人就离开了烤肉店。

边伯贤没看到的是,吴世勋因为他的一撞磕到桌角一个不稳直接往朴灿烈身上扑。两人就这么嘴碰嘴倒在卡座上大眼瞪小眼。

直到朴灿烈咬了一下吴世勋的下唇吴世勋才反应过来,满脸通红推开朴灿烈就走了,朴灿烈伸手碰了碰嘴唇,吴世勋好像天生就带着一股奶香味,还…挺甜?

不对朴灿烈你在想什么,勋兴勋兴,不能翻墙,还是自己的墙。

朴灿烈揉揉自己的头起身,认命付了钱离开了。

谁也没想过第二天会上微博热搜。
#xx大学四校草一起出柜#

—————————————————————

朴灿烈和吴世勋第一眼看这个想法都一样。

出柜?谁出柜?勋兴/灿白公开了吗?太好了!

等他们点进去才发现事情完全朝着反方向走,比如,蛋白和灿勋。一个是小树林表白,一个是烤肉店热吻。两对凭着颜值吸了不少粉,校门口全是慕名而来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表白就算了这个热吻是意外啊!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更要吴世勋命的是,张艺兴早上跟他发消息说他跟边伯贤在一起了,朴灿烈也说收到了边伯贤的消息。

吴世勋觉得不行,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他打开论坛,不管那个快要炸的消息私聊戳了那位勋兴的大佬,不管怎么样,至少得先把蛋白拆了才有可能继续吃粮吧?

灿白一生堆:在吗?

朴灿烈看见这个名字有一瞬间的犹豫,想想现在的情形还是回复了。

勋兴大法好:在
灿白一生堆:你也看见现在的情况了吧?论坛和微博都是刷蛋白和灿勋,我们只有拆了蛋白才可能继续吃到粮
勋兴大法好:你有办法?
灿白一生堆:合作吧
勋兴大法好:好
灿白一生堆:看你地址应该也是咱们学校的,要不下午学校隔壁那家咖啡厅见?三点可以吗?
勋兴大法好:当然可以,下午见

朴灿烈关了笔记本,最近这些事越来越不受控制,他又想起边伯贤一个月前跟他说得要追张艺兴,当时他还不信,坚信勋兴真爱,现在突然想起,不管是勋兴还是灿白,都只是两家粉丝的想象而已,现在成真的,是蛋白。

朴灿烈叹了口气,将手机丢到一边。

现在可好了,出个学校还得伪装一般。伪装——朴灿烈突然想起几天前第一次遇见吴世勋的时候,他伪装得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但那双眼睛清澈地不含任何杂质。

朴灿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想起吴世勋。

朴灿烈给边伯贤打了个电话。
“喂?朴灿烈你大早上什么毛病?今天又没有课,想逃课我不给你报道你自己去”
“不是,我想问问你怎么追到张艺兴的?”
“这个啊,两情相悦不用追,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昨天喝酒脑袋疼”
“你怎么知道你喜欢张艺兴的?”
“那还用说,我闭上眼是他的笑,走神都是因为想他,我再不知道就是我傻,不说了不说了我头真的疼”
“谢谢啊伯贤”
“???”

边伯贤在床上看着手机上显示着记录有点懵逼,这朴灿烈大早上搞啥呢?没睡醒?算了,这关他什么事,反正心心念念的人都到手了

边伯贤转了个身,看着张艺兴的睡颜忍不住亲了下,刚想起身被人伸手揽入怀中,张艺兴在边伯贤耳边笑道
“昨晚没够?”

边伯贤有点欲哭无泪。好好的小绵羊怎么说变大灰狼就变。

—————————————————————

下午朴灿烈因为紧张早到了半个小时,却没想到另一个已经在这。
看到熟悉的装扮有种不好的预感

“世勋?”
“灿烈哥?”
“好巧啊”
“是很巧,灿烈哥怎么来了?”

朴灿烈想着还早就现在吴世勋对面坐下了,勾下口罩不经意地回答。

“哦,我约了人,来等他”
“我也是”

双方突然沉默了,又同时开口
“灿白一生堆?!”
“勋兴大法好?!”

又是一阵沉默
“你也是腐的?”
“你也是腐的?”

朴灿烈不好意思地咳了几声开口
“咳…既然这样,也不用说什么了,直接说怎么拆吧,伯贤他喜欢草莓这信息能用?”
“唔…以我对艺兴哥的理解,他是个很努力的人,应该会练舞的,周末”
“但是伯贤刚刚跟我说他们周末要去游乐园约会…”
“那我们就去游乐园里捣乱”
“那八点门口见?”
“好”

达成共识的两人笑了一下,吴世勋这才好好观察起朴灿烈,其实朴灿烈长得非常帅气,想起当初正是因为照片上的他才被吸引住视线的吴世勋不免脸红。

朴灿烈也不知道吴世勋为什么脸红,想到早上的电话不敢再看吴世勋扭头装作欣赏花花草草的样子,他觉得他有可能喜欢吴世勋,但他不确定也不好说。

事后边伯贤一脸看破红尘地说。
情脉初开的孩子啊。

—————————————————————

周末可算是到了,吴世勋一早就在游乐园门口等候,朴灿烈来得有些晚,但好在还是赶在蛋白之前来,看着朴灿烈满头大汗吴世勋习惯性掏出纸巾帮他擦了擦,突然动作一顿。

“阿…灿烈哥不好意思,我习惯了”

说罢准备收回的手被朴灿烈一把拉住,吴世勋疑惑地看向朴灿烈,朴灿烈也意识到这么做有点突兀。

“我…我手上提了东西不太方便还是世勋你帮我擦吧”

交谈之际边伯贤和张艺兴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吴世勋也不管什么汗不汗地拉着朴灿烈的手急匆匆地进了游乐园。

周末的游乐园情侣不少,吴世勋和朴灿烈不一会便在人群中跟丢了。

“哥哥买花吗”

小女孩捧着几朵鲜花眨巴着眼睛望着朴灿烈和吴世勋。吴世勋歪头思考了一下,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朴灿烈打断。

“不用…”
“给我们一朵吧”

朴灿烈付了钱收下了小女孩的花。

“谢谢哥哥!我都懂的,另一个哥哥害羞嘛,哥哥们很般配哦,祝你们幸福!”

小女孩朝他们鞠了一躬笑嘻嘻地跑开寻找下一个卖花对象。吴世勋有些无奈,朴灿烈不以为然。

“你就当我待会准备送给边伯贤好了”

这话果然有用,吴世勋一听眼睛就亮了。指着碰碰车那,激动地晃朴灿烈手臂。

“我看见他们了,待会哥记得给伯贤哥送花”
“好好好”

朴灿烈表面应着心里有种不知名的感觉,就这么着急着把我送出去吗。一想就更气了,也不管碰碰车在什么方向就朴灿烈闷声往前走,抬头下了一跳。

卧槽我怎么走到鬼屋了…不行不能后退,世勋会瞧不起我的。

用边伯贤的话说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话在鬼屋里的朴灿烈身上很好的提现了。

“哥,哥,哥,哥!你怎么来这了,你要玩吗?”
“……”
“那买票吧,玩一下也不碍事”

朴灿烈还来不及阻止,吴世勋已经排在了队伍里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世勋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哥你别扯我,哎呦这哥在干嘛呢”
“勋呐…”
“哥,我在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过来别过来”
“诶诶哥你慢点,没事他们都是工作人员,你这样是被鬼吓还是吓鬼啊哥”

朴灿烈一边在前面瞎挥着手,一边拉着吴世勋往出口跑。重见光明的时候朴灿烈觉得人生真美好,扶着一旁的路灯大喘气。吴世勋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原来哥你怕鬼啊”
朴灿烈怨念地看了眼
“再笑亲你”
“不笑了不笑了哈哈哈哈”

朴灿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下吴世勋,然后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问道。

“走吧,他们去哪了”
吴世勋没想到朴灿烈会真亲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眨了眨眼后撇过头看了看,强装镇定回答
“摩天轮”
“走吧”

跟随着人群在摩天轮下排队。等待的时间对于吴世勋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朴灿烈来说太过漫长。看着吴世勋的背影朴灿烈突然觉得,其实灿勋也不错,反正只要吴世勋不要天天想着灿白就好。他想告诉吴世勋,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等朴灿烈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和吴世勋坐在摩天轮上了,从窗户看可以依稀看见前面边伯贤和张艺兴的身影。

看了半天吴世勋觉得,不管是灿白还是勋兴还是蛋白,幸福就好了。毕竟再怎么样都是他们自己组的,强人所难他也做不到。想通这点吴世勋也不再盯着蛋白的车厢,转过身来正视朴灿烈。

朴灿烈显然没想到吴世勋会看自己,呆呆问一句。
“世勋你在看什么?”
吴世勋被问得莫名其妙
“看你啊。”
“哦…”

摩天轮快到顶的时候突然抖了一下,朴灿烈忙护住吴世勋。

“那个…哥”
“世勋啊”
“恩?”
“你看灿白勋兴也不组成了,既然蛋白都组了,那我俩剩下的也组一个呗”
“朴灿烈你认真的?”
“我看着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好啊”

—————————————————————

那之后学校又回到了三种人,不过与之前比有一点小小的改变。
一种是由朴灿烈带头的灿勋饭。
一种是由吴世勋带头的勋灿饭。
一种是看破红尘的蛋白饭。

总之结局很完美就是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爆肝多少字不知道,开学前最后一更。
是蛋白饭不是蛋炒饭!虽然我也很想写蛋炒饭。
越写越沙雕,别介意。
又崩设定了…。
点文在秋的主页置顶,以后开始周更。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