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请叫我更文

过气渣写手,请疯狂的向我安利灿勋,向着灿勋tag的太太冲鸭!

【灿勋】朴先生与吴先生

# @彳 莯 小可爱的点文请接收#
#斯文败类警察灿×粉切黑黑手党勋#
#强强cp#
#黑手党吻你代表他要杀你梗#
#文不对题系列#
#文笔不好致歉#
—————————————————————

副题——吻是结束,亦是开始

—————————————————————

朴灿烈自嘲地勾起嘴角

“我知道的…”
“你知道的。”

吴世勋清冷的声音在朴灿烈身前响起,朴灿烈闭上了双眼

—————————————————————


一切始于一家咖啡店


吴世勋最近盯上了一个警察,听说他虽然是个警察却总是一副随心随性的散漫样子,正好对上吴世勋的胃口。于是他自导自演了一部戏,买下了朴灿烈最喜欢的那家咖啡厅,赶走了里面的店员自己留下来帮忙。再派了几个人做好随时劫持自己的准备。

“完美”
吴世勋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被有幸翻牌的几个人却哆哆嗦嗦不敢出大气,吴世勋冷冷地瞟了他们一眼,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你们对我的计划有疑惑?”
“不…不敢,只是吴老板,我们怎么敢劫持您”
吴世勋放下酒杯,像没听见一样丢下一句话便自顾自地走出去,剩下几人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怎么办
“明天我就要过去‘上班’”

朴灿烈觉得有点异常,他熟悉的店员全都不在了,多年警察的经验让他警惕起来。辛亏老板还在,朴灿烈走到前天手搭上吧台,假装随意般与老板寒暄着

“老板,老样子”
“好嘞”
“对了老板,你这里的店员怎么都走了?”
“哈哈,这不是看他们每天那么辛苦吗,给他们全体放了个假”
“那…”
“灿烈你别担心了啊,昨儿新来了一位小伙子,看着跟你差不多大,可能干了!是个好苗子,就是不知道怎么想得来我这小咖啡厅上班”
“哦是吗”
“欸这不来了,世勋啊快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店的老顾客了灿烈”

吴世勋刚推门而入便被老板叫去,走至前台看着对面的人,眼里划过一丝戏谑被他隐藏起来。已是入秋,男人的褐色大衣显其高挑,一双桃花眼深不见底更让吴世勋感到兴奋。

“你好,我是吴世勋”

朴灿烈看着眼前的人,头一回觉得世上有这么好看的男人。白净的脸,笑起来成弯月的双眼。可好看归好看,朴灿烈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既然你来了,那就让我看看你在打什么主意。

“你好,朴灿烈”

草草结束了互相介绍吴世勋就去忙自己的了,他学东西向来很快,只是昨天教了一遍就能很熟练地运用,朴灿烈在这期间毫不避讳地看着吴世勋的身影。

吴世勋装作疑惑抬头朝人笑笑。

“朴先生,想喝什么吗?”
“一杯冰美式”
“好的,稍等”

吴世勋用最官方的方式回答朴灿烈,朴灿烈皱眉怎么听着怎么怪。勾唇,一双桃花眼和磁性的嗓音充满了诱惑性

“叫我灿烈哥吧。朴先生太客气了,毕竟以后可是要经常见面的”

吴世勋一愣,这明显话里有话。呵,那就让我看看所谓冷血警察朴灿烈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吧。

“好的灿烈哥”

—————————————————————

不得不说,吴世勋是个出色的‘演员’,短短三个月他把自己伪装成了人畜无害的小店员,甚至有着自己的出租房。

与朴灿烈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他记住了朴灿烈的喜好,弄明白了朴灿烈的情史。开始向朴灿烈撒娇,也不忘点到为止。

吴世勋很享受这个过程。朴灿烈也开始对吴世勋上心。

入冬他会在店里多买一杯热饮等吴世勋下班了塞他怀里,会护着他回家直到看见他家的灯亮起才离开,会与吴世勋调侃。

朴灿烈弄不清这是这么感情,但是他觉得很有趣。或许他可以利用这份感情,挖出吴世勋的目的。

这才是狠心。为了真相可以把感情都丢出去。感情牌在朴灿烈这里没什么用,他见过得太多了,也亲手处置太多了。

所以他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撩着吴世勋,也可以自然地做到被反撩时无措的表情。

这场游戏,无论输赢他都想玩下去。

吴世勋不是白混的,人朴灿烈可以对他起疑心,他自然也会注意到朴灿烈的反常。

有趣,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算算时间,应该就是今天了。

一刻钟后吴世勋双手双脚被绑着,嘴上贴着胶布蜷缩在后备箱里。


不对,早了。
不过…这样不是更好吗?

等吴世勋再次着陆是在一个幽暗的仓库里,面前的人笑着勾起吴世勋地下巴,被吴世勋厌恶地躲开。

啧,油腻。
哦不对,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害怕点?

下一秒吴世勋抿着嘴,微微颤抖。

“现在知道怕了?刚刚还那么倔,也是,看你这白白净净地样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吧?长得倒不错,给哥俩几个玩玩也好”

吴世勋还在颤抖。可这不是害怕而是憋笑。只能低着头用碎发遮住自己的脸

我见世面的时候你怕是还在喝奶。
就这绑绳技术还想捆住我。

吴世勋想着伸手准备解开绳子,仓库的门却被一脚踹开。不是别人,是朴灿烈。朴灿烈不紧不慢的样子让为首的颇为愤怒。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本来还以为情报是假的,看来你对这个人真的挺上心啊?那我更不可能放他了”

“让他走,他是无辜的”
“无辜?!”
那人一把将吴世勋拉了过来,手里的匕首抵着吴世勋的脖子。

“朴警官,你居然会用无辜这一个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辜?你把我父亲杀了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无辜?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放不下兄弟情义而已”

朴灿烈皱眉。他看向那边的吴世勋,比起那个人,他更在意吴世勋。他想赌一把,赌吴世勋会不会反抗,如果会,那两个一起捕,如果不会……那就好好待他。

朴灿烈勾唇,眯着眼睛瞥了眼吴世勋
“无所谓,反正只是个普通店员,要杀你就杀”
“你…!好啊朴警官,这可是你说的。喂!我看你也是可怜,给你个快点的死法。”


吴世勋在内心翻了个白眼,那你快点啊,我要的就是你杀我,你要不下狠手朴灿烈他怎么对我放下戒心。他怎么会不知道朴灿烈的想法,这是最好搏得信任的方法。

“pong”

吴世勋对着那人的枪口稍稍移了一步,接下来感觉胸口一痛,口腔里涌上鲜血,顺着嘴角流下。呵,有多久没感受这种枪伤了。吴世勋站不住了,疯狂外涌的不止是鲜血还有他的力气。他放任自己倒在这地上。

阿…还是痛的,肯定会留疤吧,算了,我又不少这一个枪伤。

吴世勋意识开始恍惚了,从前的他即便中了枪伤也可以干掉在场所有人,这对他来说绰绰有余。现在只是为了让朴灿烈更加相信自己,吴世勋看着那边的朴灿烈,动了动嘴,费力的吐出几个字,扮演好最后的‘他’

“哥…好痛”

然后闭上了双眸。这回朴灿烈急了,他没想到那个人还带了枪,他更没想到的是吴世勋没有反抗。

“愣着干吗,没看见伤了人吗?!带回去我亲自处理!”

朴灿烈快步上前抱起吴世勋,吴世勋禁闭着双眼嘴唇因失血过多已经泛白。赶紧叫了辆警车。

“去市医院!快!”

朴灿烈看着怀里的人小声念叨
“勋啊,哥错了,你一定要醒来”
吴世勋,你一定要醒来,等你醒来,我朴灿烈这条命赔给你都行。所以求你醒来。

剩下的吴世勋就不知道了,他只听到了这,再往后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朴灿烈坐在急救室门前内心满是自责,如果,刚刚救了他,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医生一出来朴灿烈立马起身。
“没事了,枪伤虽然深但是好在没伤及内脏,也不知道是怎么躲过的…”

这个时候朴灿烈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是一个劲的点头目送吴世勋转去病房,床上的人面色苍白,明明一个小时前还有说有笑的。

而这一切皆是因为自己。朴灿烈当警察那么多年,从没有觉得对不起有对不起谁,这次,他是真的在自责。

也是自责心过强,而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枪伤没有伤及内脏

—————————————————————

吴世勋抬了抬手指睁开了眼,前脚朴灿烈刚离开,后脚他就醒了。用没有打吊针的那只手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

“来了?”
“对…对不起老板!是我们办事不周到!!!”
“我甘愿受罚!!!”
“行了,别喊那么大声,我没聋”
“帮我查一查朴灿烈那个警局下一次任务是什么”
“这…”
“怎么?办不到?”
“不不不…我这就去,只是老板您这伤,还要去吗?”
“废话那么多,叫你去你就去”

这伤?
这么多年枪林弹雨都冲过去了还怕这一个小伤?再说都躲过了内脏,不会怎么样。

晃晃脑吴世勋又窝回了床上,阳光照到他的脸上,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朴灿烈买完早餐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早餐冷了就不好了,可他又不忍心吵醒吴世勋。

这是怎么回事?这份感情…

“灿烈哥…?”

吴世勋打断了朴灿烈的思路。

“世勋你醒了?饿吗?”
吴世勋点点头
“喝点粥吧,医生说要吃些清淡的,咖啡店那边我帮你请了假,好好休息吧”

说着朴灿烈起身。
“哥你要走了吗?”
朴灿烈揉了揉吴世勋的头
“恩,最近有个新案子,等这事办完了我就带你去别的地方”

吴世勋低头思索了一下时间,不知道那帮废物能不能查出准确时间地点。
“那…哥你明天还会来吗?”
朴灿烈看向吴世勋的眼里少了一份警戒,多了一份宠溺
“当然,在你出院前我每天都会来”
闻言吴世勋笑了,露出小虎牙。下面手机一震,吴世勋瞟了眼。

明天晚上七点半,港口C出口

“那说好了,哥一定要来哦,明天我有礼物要给哥”
“好”

吴世勋的双眸暗了下来。
明天。

—————————————————————

吴世勋依旧是笑颜对着朴灿烈。
“哥你来啦?”
朴灿烈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恩”
“最近事很多吗?”
“还好,只是多了几个烦人的杂碎”
“啊…哥要小心啊”
“好”

沉默片刻吴世勋开口。
“哥你过来一下”
朴灿烈坐在吴世勋地病床边,吴世勋扯过朴灿烈的领带,在他的唇上深深印记,舌头舔过朴灿烈的口腔。随后立马放手回到那个人畜无害的样子。

“哪学的?”
这时的吴世勋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朝朴灿烈眨眨眼。
“至少哥很喜欢不是吗?”

“灿烈哥…朴灿烈,你一定,要回来”
我不会放过你的。所以,请凭你自己从我手中挣脱。
“好”
朴灿烈伸手把吴世勋的手拉过来抚在自己心口处
“吴世勋,我朴灿烈这条命都是你的,所以我一定会回来的”
“恩,哥要走了吧?去吧”

朴灿烈看了眼吴世勋拾起椅背上的外套出了门。吴世勋掀开了被子,拿出手机发了什么。一会儿后一个人提着一袋子衣服进来。

“衣服放下,你可以走了”
“明天,我会带个人回去…”
想了想
“当然也可能不带,你帮我准备下,今天我就不回去了”
“好的,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没了,哦对了,帮我办下出院手续”

待人走后吴世勋脱下病服,伤口处还绑着绷带,吴世勋看了眼就穿上了袋子里那套衣服。

朴灿烈,晚上见。

—————————————————————

晚上的港口少了几分热闹,多了些寂静。

朴灿烈很快便感到不对劲,这附近什么人也没有,哪里有任务上面说的走私军火。

要不是有人先到截了,要么就是,有人故意扰乱。

听到脚步声朴灿烈回头。
“谁。”
“灿烈哥。”
“吴…世勋”
“是我”

吴世勋终于从黑暗里走出,此时他不再像病床上那么脆弱,依旧苍白的脸,眼里却闪着精明的光。

“这才是你真实的样子。”
“是的,所以哥,要逃吗?”
“不逃,我都陷进去了,你让我怎么逃”
“世勋你的伤…”
“不是什么大事,没伤及内脏”

朴灿烈苦笑了一下,想起以医生的话。
“原来是这样吗…”
“哥还记得昨天那个吻吗”
“记得”
“那哥知道这个在黑手党里代表什么吗?”

朴灿烈不语,吴世勋倒也不介意
“代表我要杀你”
“哥还记得我为你挨得那枪吗?”
“现在我想讨回来”

硬物抵上朴灿烈的心口,朴灿烈认命闭上双眼,单膝跪地,失神地念叨着。

朴灿烈想到的痛迟迟没有到来,睁开双眼对上吴世勋满含笑意的双眸。

“怎么?不杀了?”

吴世勋把顶着朴灿烈胸口的枪随手抛开

“不杀了,打算玩个新花样”

朴灿烈皱着眉头看着吴世勋

“你想做什么”
“想和你私奔”

朴灿烈挑眉,站起身来伸手扣住吴世勋的头按向自己怀中,凑到人耳边道。

“你们黑手党的新形告白?”
吴世勋咂咂嘴。
“算是”
“这可是你说的,我不负责”
“我什么时候后悔过?”
朴灿烈眯着眼盯着吴世勋
“败给你了,走吧,私奔去”

随后伴随着渐近的警笛声拉着吴世勋向港口另一个出口跑去。

反正警察也做够了,当下坏人也不会怎么样。

—————————————————————

那之后警局少了一个优秀的警员,而黑手党多了一个痞里痞气的二老板。

“哥你又到处撩妹,我有点想讨回那枪了”
“勋啊你舍得吗”
“…”

朴灿烈望着吴世勋离去的背影笑了笑

朴先生与吴先生的故事还在继续。





—————————————————————
文笔不好致歉。
跑题了强行拉回。
点文在秋的主页置顶。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