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秋今天更文了吗?

过气渣写手,请疯狂的向我安利灿勋,向着灿勋tag的太太冲鸭!

【灿勋】谁是你爱的他/她?

# @灰机大总攻 的点文#
#替身梗,HP,少量性转#
#竹马灿勋#
#是糖!#
#格兰芬多灿×斯莱特林勋#
—————————————————————

吴世勋现在有个大麻烦。
不,现在应该说是吴世熙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还得从前几天讲起。

—————————————————————

霍格沃兹的大部分人都知道,朴灿烈是个暖心boy,虽然偶尔比较闹,但也就是见好就收。但他的竹马就不一样了,吴世勋算是个不折不扣的斯莱特林。他待人冷漠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只有朴灿烈清楚,吴世勋只是不太会表达而已。

为了改变他这个竹马朴灿烈三天两头就拉吴世勋做“思想教育”

“世勋啊,你就不能多说点话吗?”
“…”
“哎呀你这样我怎么跟我妈交代,这都快是个五年级生了天天给闷在书里的,你看你都要长蘑菇了”

说着朴灿烈伸手揉了揉吴世勋的头不仅感叹这小不点一下子就张得跟他差不多了,等他毕业了就能把他带回家了。

想到这朴灿烈突然一顿他刚刚在想什么?!朴灿烈脑海里突然跑出两个小身影。

一个说:不不不不朴灿烈他是一直以来照顾的弟弟你这都什么想法。
一个说:又不是亲的而且现在开放了男男相爱又不会怎么样。

等等等等等等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朴灿烈你不要再想了。朴灿烈一急也忘了跟吴世勋说再见,晃晃脑落荒而逃。

这边吴世勋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朴灿烈离去的身影,想起刚刚朴灿烈揉他头的情景耳尖泛红。

回去一定要问问金钟仁怎么告白,不然就给他施个快快禁锢,让他天天乱撩妹。

吴世勋低头笑了笑,迈步朝宿舍走去。

——

隔天中午在魁地奇场外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吴世勋看向旁边的金钟仁。

“你认真的?”
“当然,哥跟你说,这种行为能成的几率有一半”

吴世勋蹙眉,在久到金钟仁都快以为他身边没人的时候吴世勋应了。

“好吧”

说着吴世勋握着手中的水慢悠悠地朝朴灿烈所在的地方挪步,可还没等他从这边阴暗的通道里出去那头就有一个身着格兰芬多红袍的小姑娘红着脸将水递到朴灿烈怀里,朴灿烈朝她笑了笑。

吴世勋的脸顿时就黑了,水往边上一丢,快步上去拉过朴灿烈的手就走。朴灿烈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吴世勋拉着走。

“世勋?”
“哥”

吴世勋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朴灿烈,纵使是背光也遮盖不住朴灿烈眼里的光

“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朴灿烈没想到吴世勋会问这个,一路跟过来的金钟仁也没想到。

大哥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这时的吴世勋哪管得了那么多,他就是看不下去朴灿烈对谁都那么好的样子,他不是个冲动的人,可遇上朴灿烈他总是没有办法。吴世勋的内心早就慌乱但是面上却没有半点破绽。

“世勋啊,也许你是因为…”
朴灿烈话还没说完便被吴世勋打断
“哥,我分得清依赖和喜欢”

朴灿烈沉默了。吴世勋和他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松开了抓着朴灿烈的手。

“我知道了”
“哥我先走了”
“好”

金钟仁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这先告白的是吴世勋先走的也是吴世勋,这两在闹哪一出。

“就这么走了?”

吴世勋并不惊讶于金钟仁的突然冒出。

“走了,再不走灿烈哥会自责的”
“甘心吗?”
“不甘心,但也不能让灿烈哥困扰”

吴世勋看了眼金钟仁

“钟仁,我晚上想吃巧克力蛋糕”
“行!我给你做去”

——

是夜,吴世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复杂,这是他,却又不是他。脸还是他的脸只是五官更加柔和,但是这前面两个和这长发……。

“金钟仁!!!”
“你给我吃了什么!!!”

金钟仁闻声,看到浴室里的吴世勋懵了。

“打扰了小姐你有看到吴世勋吗”
“我。就。是。”
“…”

“所以是艺兴哥给你送了新药水,我不小心给喝了?”
金钟仁点点头。
这都什么事儿啊。吴世勋难得哭丧着脸。
“那现在怎么办”
“这个…走一步算一步先,等艺兴哥回来我们再去找他问问”
“诶你说你现在是…嗯女生是不是可以借着去接近一下朴灿烈问问情况啊?”

对哦!

“那我叫什么,身份怎么弄”
“简单,名字就叫吴世熙呗,身份”
金钟仁上下打量着
“表妹吧”

面对吴世勋一脸靠谱不的表情金钟仁也没放在心上。
“你适应一下身体,我去告诉艺兴哥,顺便让他安排一下你交换生身份”
“交换生?”
“当然,难不成你想跟其他人说你是吴世勋?”
吴世勋摇了摇头
“那不就是了,而且这样也可以解释吴世勋这么不见了”
“恩”

用这幅模样去找灿烈哥吗……。

—————————————————————

“同学们,因为一些原因吴世勋同学去了别校当交换生,这段时间由同样是交换生的吴世勋表妹吴世熙来接课”

吴世勋对着大家鞠了个躬,笑了下
“大家好”

不仅有许多人感叹,吴家基因可真好。

“现在开始上课,世熙你就先坐在世勋的位置上吧”
“好的老师”

经过其他同学的时候吴世勋配合地朝他们笑笑,连女孩子都看直了眼。

金钟仁在一旁扯了扯他的巫师袍
“还合身吗?我昨晚写信向我姐借的,她还以为我谈恋爱了”
“还行,谢谢”
“都是兄弟客气什么,下课去艺兴哥那一趟?”
“好”

一下课吴世熙就不见了踪影,一些男孩有些失落,女孩也有些失落。但在张艺兴办公室里气氛可就没那么热闹了。

“这情况有点麻烦,我暂时也解释不了,抱歉啊世勋,将你变成女孩子”
“没关系的艺兴哥,我不急。”
“我会尽量研制出变回来的药,你们先回去吧,在我这待太久了也不好”
“好”

从张艺兴办公室出来迎面碰上了要交魔药作业的朴灿烈。朴灿烈停了下来,对上吴世勋的眼睛。吴世勋迅速低头,变成女生身体缩水了一倍用金钟仁打掩护一下就离开了朴灿烈的视线范围内。

确认再也看不到之后吴世勋才抬起头。
“灿烈哥应该没认出我吧”
“应该不会,你刚刚差点成鸵鸟”
“我让你石化信不信”
吴世勋说着讨出魔杖抵着金钟仁
“别,大哥我错了”

这场景在朴灿烈看来有一点刺眼,自从昨天吴世勋跟他告白以后他就找不到吴世勋了,而今天又来了一位跟吴世勋长得很像的姑娘。

朴灿烈蹙眉。吴世勋从来不会隐瞒什么,所以他清楚吴世勋是没有妹妹的,可万一有呢。朴灿烈,你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他想弄清楚,朴灿烈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单纯的好奇心,也许…是因为那个刻在他心里的名字。

朴灿烈是个行动派,他依然是三天两头的跑来找人,不过这个人不再是吴世勋,而是吴世熙。第一次来搞清了身份,第二次就是自来熟了。吴世勋顶着吴世熙的皮囊先几次是礼貌的推辞,到后面也就随他去了。

人们对结果心知肚明,自然不会惊讶于吴世熙会和朴灿烈在一起。郎才女貌,谁回去那么没眼力的阻止。

但本人不这么想,吴世勋每次都觉得他和朴灿烈出去的时候朴灿烈看他就像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一样。

是谁让你魂牵梦萦。

吴世勋记得朴灿烈向吴世熙告白的那天,他特意托家里人去对角巷买了一只猫,黑色的,高傲却很黏朴灿烈。

这让吴世勋想到了自己。

叹了口气,吴世勋认命换上那套小礼裙。今天是圣诞舞会。往年吴世勋从不在意那些,他都是和朴灿烈一起过。今年也是,不过是以女伴的身份。

等吴世勋来到大堂,朴灿烈已经等了很久。吴世勋挽住朴灿烈的手臂,他想起刚刚张艺兴让他喝下的药水,今晚十二点钟声敲响就是吴世勋回来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朴灿烈这段时间是怎么看待吴世熙的,吴世勋还是十分贪恋现在的生活。一切都要回去了,好好珍惜这剩下的时间吧。吴世勋在心里默默地跟自己说。

舞会很热闹,可朴灿烈没有心思,他一直在想吴世勋。眼前的女孩笑起来和吴世勋很像,可总是少了点什么,这让他很不习惯,他觉得心缺了一块。

当朴灿烈看见那只黑猫只亲近他的时候让他想起了吴世勋。也是那么的避免交往却和他玩得好。朴灿烈突然就懂了,他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却忽视了自己的内心。

他喜欢吴世勋。

想通了这个以后朴灿烈觉得不能拖了,他得告诉女孩他不喜欢她。在吴世勋第不知道多少次差点被朴灿烈绊倒后,他终于将人的魂儿喊了回来。

“哥!”

朴灿烈拉着吴世勋去了观星台

“怎么了哥,舞会还没结束”
“世熙啊,我…抱歉。”
“没事,哥你说吧,我不是那么脆弱的…女孩”
吴世勋憋了好久才将女孩说出

朴灿烈望着上空。
“世熙我一直觉得你和你表哥很像”
“是吗?”
可不。我就是他。
“是”
朴灿烈回答的很坚定
“那?”
“后来我发现你和他不一样”
???还哪不一样,我本人都不知道。
“我对他是喜欢不敢说,对你是愧疚来补偿,愧疚我没有回答他,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吭就走了”
这还真没有…当时太急。

等吴世勋心里吐槽完以后想起什么。灿烈哥刚刚说喜欢我?!抬头朴灿烈似乎有点紧张。
这身高差……
“世熙,我喜欢你表哥,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你表哥”
“噗,怎么会呢灿烈哥,你知道我哥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知道”
“哥你等我一下”
吴世勋笑盈盈地看着朴灿烈跑去旁边的小角落里用魔咒换回他自己的衣服。套在上面还有些大,不过这算什么,十二点马上就到了。

接着他扯过朴灿烈的领带在朴灿烈惊讶的眼神下咬上他的唇。

甜的。

“我现在回来”

十二点钟声响起,不是公主变成灰姑娘,而是世熙变成吴世勋。

“这…你…她…世勋…”
看着朴灿烈结结巴巴的样子吴世勋心情大好。
“是我”
“那那世熙”
“也是我”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告诉了哥就听不到这样的告白了”

朴灿烈揽住吴世勋,吴世勋下巴搭在朴灿烈肩上道。


“所以…哥到底喜欢谁?”
“你,一直都是你。”





——番外

“哥作为一个格兰芬多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和一个斯莱特林谈恋爱真得好吗”
“当然,我要告诉他们你是我的不要再打你的注意了”
“可我每次都能看到哥结束魁地奇比赛后接过你们学院女孩子的水”
“错了,以后都只接你的水”
“我不会送的”
“恩,我知道”

朴灿烈想,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假装不知道。等到你愿意告诉我的那一天,我就向全学院炫耀。不同学院怎么了?你一样是我朴灿烈的人。

“对了,世勋,这学期放假了带你回我家吃饭”
“恩?为什么”
“我答应了我妈这学期放假带媳妇儿回家”





—————————————————————
写到中间莫名的虐。
点文在秋的主页。















评论(2)

热度(32)